pepe

叹气会让幸福溜走

我杀死了一只蛾子

2018.06.17晚
我杀死了一只蛾子

晚上总是有一两只小飞虫在房间里,真的是很烦呐。
这次是一只蛾子,有点大,不很大很壮的那种。薄薄的白白的一只蛾子。我开始恐慌了,拿着我的喷雾对着它狂喷,记得科普翅膀沾湿之后就飞不动了。喷了几次这只蛾子飞不太动了吧,我就暂时放弃了,但是还是在一直注意中。
转头一看又在飞了,拿起我桌子旁边的灭蚊器走向这只蛾子,灭蚊器果然不错,应该是碰到了它,它掉下来了,我不确定它是电晕了还是已经不行了,因为没有听到电到的声音或者是亮光之类的信号。我害怕它还会再飞起来,所以决定再电一下。
我后悔了。
碰到的时候,“啪”的一声,还有电光,它的身体分解了,我觉得有点恶心,怎么说呢,就是很难过,胃的这边不舒服。没想到的,它身体分开了。感觉残忍。我马上走开了,觉得不应该呆在那个位置,也不想看到它白色翅膀。可能下次电晕了拿喷雾狂喷比较能接受了。

昨天的晚霞,很好看
到后来变得很红,心里被照的震撼呢 ​​​

想肆无忌惮说这说那
但是胆子太小
朋友来问一句的话
恨不得撤销所有消息

你和我住的地方相差了难以同步的时差
你和我的对话是你说你的,我说我的
我是想念你的
回忆总是带着自己偏好的情绪和细节
我很疲惫,想消除科技的隔阂来一场面对面的对话
即使许久不见的你和我已经少了很多话题和同感

缺乏记录的时候
自己变得无趣